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10/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10/10]


「你不能停止……」

麻美子哀求般的声音向伸彦说出来时,伸彦已经开始在解开麻美子上衣的钮扣。

「不要……你想干什么?」

麻美子急忙地用连在陶醉中的声音说。

「我想舔老师的乳房。」

麻美子用湿润的眼睛看隔壁的房间,表示怕丈夫知道。

钮扣完全解开,也把乳罩拉到上面去,丰满的乳房完全露出,伸彦的嘴立刻吸住乳头。

「啊……不……呜……」

麻美子没有办法控制自己陷入性的高潮里,同时也发现由伸彦主动还是第一次。

伸彦的这种令人陶醉的动作,是从哪里学来的呢?为什么能使我这样舒服呢?……麻美子对伸彦的成长非常感动。

「啊……伸彦……用力……把舌头伸到里面去!」

麻美子没有发觉伸彦是用手指摸弄她的秘洞,伸彦的舌头是在舔乳头,而麻美子是和经常一样,希望伸彦的舌头能在自己的下体上。

伸彦的肉棒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膨胀,他本人也已经来到极限。

伸彦又把舌头送回到麻美子的股间,开始做最后的攻击。然后下决心要做过去从没有做过的行为,那就是男人和女人一定会做的行为,也就是肉体与肉体的结合。

伸彦觉得自己的肉棒像一把兇器,就用这个杀死老师,即使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行动,他觉得也应该要这样做。

现在已经没有人能阻止我了。

伸彦用手握住自己的肉棒,对正麻美子湿润的肉洞中心,就毫不迟疑地推进去。

「噢!……啊……」

听到麻美子发出惊讶的呻吟声,然后睁大眼睛才发现伸彦对自己做出什么事。

恐惧和混乱和快乐混杂在一起,麻美子茫然地看着侵入自己身体里的少年。然后在麻美子的眼睛里出现恐惧的表情,然后又出现绝望的色泽。

不久绝望开始消失,在妖豔温润的眼睛里重新出现欢乐的表情。

两个人终于突破境界,伸彦侵入她的身体里,这时候麻美子已经温柔地接纳。

抱住伸彦的头,亲吻后悄悄说。

「终于这样了。」

麻美子温柔地说着,抬头看伸彦的脸。

伸彦在突破境界后产生恐惧感的同时,也陶醉在无比的幸福感里。

老师是接受我了吗?肉体是合一了,但不知她的心是否接纳我呢?……这样的不安开始折磨伸彦。

伸彦不由得退回臀部,但又立刻用力挺下去。

「啊……慢一点……慢慢地动。」

对扬起头的麻美子老师,伸彦觉得比过去任何时候都更美。然而在伸彦心里自然地产生做为男人的信心。就是用自己的肉棒征服女人的,属于耳常的慾望给伸彦产生信心。

「啊……伸彦……我喜欢!」

看到麻美子忘我地扭动身体,伸彦反而对睡在隔避的麻美子的丈夫有所顾忌。

管他……知道就知道吧,那种事情已经不重要……伸彦在心里想。

对皱起眉头,强忍受着肉体莫大快感的麻美子,伸彦感觉出无比的爱意。

「伸彦……吻我。」

伸彦吸吮麻美子湿润的红唇。发出啧啧的声音,麻美子陶醉地看着少年的脸。

「……真是坏孩子。」

听到好像是认命力充满温柔的麻美子的声音,伸彦在几乎难以相信的火势蠕动的麻美子的洞里,有如进入桃花乡般的沈醉在快感里。

我现在得到老师的一切,高兴地几乎要哭出来。没想到老师的身体里是这样舒服的。又热、又窄小,又有无法形容的性感,好像是在梦中寻乐一样……。

身体结合在一起的两个人就好像受到什么人的追赶,动作逐渐激烈,就以很快的速度爬上性感的最高峰。

后语

在麻美子说『再见』之前,麻美子和伸彦的关係已经结束。

伸彦的母亲偷看他的日记,因而向学校控诉,所以剎那间传开丑闻,麻美子被校长叫去,恐惧造成丑闻的校长和教务主任气得一面身体发抖,一面查明真相。

麻美子泰然地承认事实,然后提出辞呈,她没有任何留恋。

在好奇的视线集中在她身上的情形下,麻美子整理自己的办公桌,然后在露出蛆一般丑陋面孔的男教师面前,昂然润步地走出校门。

从此伸彦没有来麻美子的公寓,一定是他母亲疯狂般地阻止。果然有一个晚上,麻美子接到伸彦一面哭泣,一面打来的电话,然后麻美子为向伸彦说『再见』,约定再见面。

伸彦在京郊外的一个小丘上能看到小小市区的公园等待。

绿色的草地在阳光下发出耀眼的光泽,爽快的风从两个人的身上吹过。

坐在椅子上的伸彦站起来看麻美子,麻美子也看少年。

「好久没见到你,好吗?」

「老师。我……对不起。」

少年是为母亲看到日记向学校控告的事道歉,麻美子带着无比的爱意报以美丽的笑容。

「老师……」

伸彦要说话时,麻美子用手指挡住他的嘴,然后温柔地拥抱伸彦。

伸彦知道这是代表『再见』,所以也没有说话,留下眼泪代替语言。

过一阵后,伸彦说。

「我要离开家。」

「要工作吗?」

「我请求在曼谷的父亲, 我说要独立生活…… 父亲是男人,所以了解我,我说我会努力用功,只要给我学费就可以了……」

「妈妈会寂寞的。」

「妈妈每天都在哭……」

「是吗?」

伸彦从山丘上望着远处的街道。麻美子默默地看着少年的脸,从内心里认为爱过这个少年是一件好事。

「你多保重。」

麻美子离开伸彦慢慢向前走,伸彦忍住想冲过去的慾望大声说。

「老师!……我爱妳!」

麻美子的眼睛露出美丽的笑容轻轻挥手,然后坐上珍珠色的保时捷离去。

回到家里时,丈夫庆一郎在阳台上看书。他已经拆掉石膏,身体的状况也在迅速复原中。医生说再过一个礼拜就可以工作了。

麻美子对庆一郎说。

「该搬一次家,开始过新生活了吧!」

「也好,这一次妳要去那里?」

「只要有可爱男孩的学校,不论是哪里,都可以。」

麻美子这样用开朗的声音笑时,庆一郎也跟着她笑。

风从麻美子和庆一郎一起笑的走郎上吹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