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6/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6/10]


「想摸老师的身体吗?」

「是……想摸。」

麻美子对伸彦露出挑逗的眼神,然后轻轻地躺在地毯上。

脱下裤子的伸彦好像很犹豫的样子,但又拿起精神,去解开麻美子衬衣的钮扣。

熟悉的香水味又刺激伸彦的嗅觉,新的兴夺又把他包围。在麻美子雪白的喉咙下,细细的黄金项鍊发出闪光。

伸彦看到几乎耀眼的雪白乳罩。脱下衬衫,伸彦就打开迷你裙的挂钩。这一切都是第一次经历,也充满新鲜的刺激。

脱下裙子后,就露出穿内裤的下体,而麻美子躺在那里,全身也只剩下内衣了。

那真是难以相信的光景,从来没有想到他的梦会实现。在伸彦的脑海里又出现第一次看到花园麻美子的剎那,或上英语课的姿态,或驾驶珍珠色保时捷的美丽麻美子的形象。

伸彦找到乳罩的挂,準备要取下时,麻美子悄悄对他说。

「今天就到这里为止……不要脱了,以后是看着摸吧。」

真想亲眼看到老师丰满的乳房,然后很想依偎在那里撒娇。可是伸彦是无法对麻美子的命令抗拒。

好像很遗憾地,伸彦从乳罩上摸麻美子的乳房,享受那种有弹性的份量感。光滑的皮肤,美丽的身材,而且充满性感,麻美子就是有这样美好的身体。

伸彦把脸靠在麻美子的胸上,就好像很陶醉地闭上眼睛。少年的手战战兢兢地在麻美子的内裤上来来往往徘徊。不知道能大胆做到什么程度,怕做的太过份又挨骂,显示出犹豫的样子。虽然如此,伸彦还是感到幸福,以这样偎依的姿势躺在那里,伸彦的内棒自然地形成压在麻美子腰上的状态,充血的内棒不知道该往那处去,看起来好像痛苦的叹息。

「老师!……」

伸彦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求救。麻美子是后刚才开始只像布娃娃一样地躺在那里,并没有移极地爱抚伸彦。她的肉体只是丢在少年的面前而已。

「我能做到的,是到此为止。 以后的要你自己弄…… 你可以看着老师手淫。」

这样说完之后,麻美子以性感的动作撩起头髮,扭动一下身体,採取诱惑少年的姿势。

伸彦用右手握住自己的肉棒,用另一只手去抚摸老师隆起的乳罩,同时上下搓动自己的东西。

第二次的射精是需要较长的时间,但伸彦还算镇静,能让自己的手指伸入麻美子的大腿根。手的动作突然加快,麻美子微微张开眼睛,偷看他的行为。就在这时候麻美子发觉自己好像配合伸彦升高的情慾,也不由得发出声音,感到惊讶!

「啊!……老师」

第一次,有大量火热的液体喷洒在麻美子漂亮的身体上。少年在射精的同时,倒在麻美子的怀里,她抱住后温柔地抚摸他的头。

伸彦好像做梦一般地走出麻美子的公寓,骑脚踏车回家。如果是在平时,就会用最高速奔驰,但今晚的伸彦,不想很快回到家里。慢慢地骑着脚踏车回想今晚自己的经历,以及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事情。

老师骑在我的脸上说可以看内裤,而我紧抱住老师做出两次那种不好的行为……

伸彦觉得脚踏车的坐垫磨擦的,使得他的那个东西又开始勃起。觉得街上的夜景和往常不一样,从对面来的汽车车灯,就好像深海的鱼眼,动作显得很慢。

伸彦就好像喝醉一样地忘记时间,到家时已经陷入忘我的状态。

母亲还没有睡,可是伸彦没有去理会。

「伸彦,家庭教师的事已经结束了!」

对这样单方面的宣言,伸彦不由得喊叫。

「妈妈太任性了,当初是妈妈自己决定的!」

「是啊!所以可以任由我停止!刚才我已经打电话给花园老师了。」

伸彦惊讶地望着母亲。

「为什么?对老师说了什么?」

「我说家庭教师就做到今晚为止,不论怎么看都很奇怪。每天到这样晚,还给你做饭吃,又说不要钱。真是有问题,所以我说就到今天为止。」

「然后呢?……老师怎么说?老师说什么?」

「她说这是伸彦的问题,要伸彦自己决定…… 你不会想继续做下去吧。 你一定会听母亲的话吧?」

伸彦甩开母亲的手,断言说。

「绝对不停止,对不起妈妈,可是我绝对要继续下去!」

伸之跑上二楼进入房间就再也不肯出来。

不久之后,母亲为处理儿子的性慾来到房间,可是伸彦顽强地不肯接受母亲的工作。

过去从来没有过这样坚决地拒绝。因此使得良江感到惊讶,原来认为不论他多么不高兴,只要把性慾处理完,就又会变成乖孩子,可是她的这种想法瓦解了。良江只好在绝望的寂寞中,悄悄地走出儿子的房间。

伸彦把母亲赶出去后,立刻到书桌前开始努力用功。他一点睏意也没有,也从来没有这样认真地做功课。

这也是因为麻美子给伸彦很多家庭作业的关係。然后答应,如果努力用功使成绩升高,老师会给他更好的奖品。不知道现实还是太单纯,伸彦开始发挥过去从来没有过的干劲。

二天后的星期六下午,伸彦匆忙赶去麻美子的公寓。因为完成那样做死人的大量家庭作业,放学后迫不急待骑脚踏车赶来。

来到有阳光普照的停车场,伸彦失望地低下头。因为没有看到珍珠色的保时捷,一定去医院看她的丈夫了。

伸彦很想儘快见到麻美子。今天学校没有英文课,昨天也一整天没有见到她。

把脚踏车放在风景优美的停车场,伸彦就靠在墙壁上準备等麻美子回来,但温暖的阳光和昨夜通宵的关係,不知不觉睡着了。

这样就在打盹的伸彦耳里,听到那熟悉而有特徵的声音。那是低沈的吼声,像猛兽声音的就是麻美子保时捷的引擎声。

当伸彦跳起来时,保时捷像火箭一般地冲进停车场,发出轮胎尖锐的摩擦声。

穿着一身粉红色套装的麻美子从保时捷出来。

「原来你已经来了,真快呀。」

对着像小狗一样跑过来的伸彦,麻美子露出笑容。两个人像情侣一样,肩靠肩地走向电梯。

进入房间,伸彦就立刻把费尽全力做完的家庭作业拿给麻美子看。麻美子没有想到那样多的作业,他会这样快就做完,原以为一定做不完,然后来饶。

麻美子坐下来用红笔开始检查作业,在这样很长的时间里,伸彦规规矩矩坐在那里,凝视麻美子的手。

不久,麻美子露出很欣赏的表情看着伸彦,伸手摸摸他的头。

「做得很好,你是肯做就能做到的,果然你是聪明的人。」

伸彦听到麻美子的话,高兴地有如腾云驾雾。

「上一次答应过你,所以一定要给你奖品。你想要什么呢?」

还问要什么吗?当然是想要老师……但这样的话不可能说出口。

「没什么……」

「不用客气。 对了就继续上一次吧,你想看老师的身体吗?…… 可以脱下内衣。」

仅听到麻美子这样说,伸彦就用手掩饰腿根隆起的东西。

麻美子在沙发上舒舒服服地坐下,就要伸彦跪在她面前的地毯上。那种样子就像对小狗要求握手或坐下的情形一模一样。

麻美子脱下上衣,就把大胆剪裁的衬衫毫不吝啬地脱去,在伸彦面前露出雪白的乳罩。伸彦觉得比上一次看到的乳罩小很多。也许是尺寸较小,很大的乳房从乳罩里露出一半。

「到这里来吧。」

因为麻美子充许他坐在沙发上,于是伸彦就坐在麻美子胸部的旁边。丰满的也是他响往的乳房就在眼前摇晃。

在这小小的布片掩盖的老师的乳房,终于可以看到了。快了,这件事马上就要实现……

「这是前开式的,所以你来解开吧。」

「什么……?」

真的可以吗?用我的手脱下老师的乳罩……。

伸彦突然产生恐惧和不安。不知什么是前开式,反正从来没有碰过这种东西,现在老师要他取下来。

伸出颤抖的手,轻轻摸到麻美子老师的乳罩,但之全不知道如何解开。原来以前向左右拉就可以了,但实际上并不是那样,正在觉得困扰时,老师好像觉得很可笑地露出笑容,告诉他那是上下拉开的。

照老师的话上下轻轻一拉,由于老师乳房的重量,乳罩像有弹簧似的向左右弹开,然后就在他眼前出现雪白美丽的丰满乳房。

伸彦激动地发不出声音。麻美子脸颊多少有点微红,做出难为情的样子。

现在只有我能享受这样的感动,这是在廙大的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能这样在麻美子老师的身边看她的乳房。班上的那些人是绝对看不到的。甚至全校的人都无法知道的秘密,现在我知道了……

看到麻美子美丽如水蜜桃的乳房,伸彦几乎呆在那里。在乳房上面有小指头尖大小的乳头,伸彦觉得非常可爱。

不知道可不可以舔?会不会又挨老师的耳光呢?

虽然产生这样的顾虑,但老师是把这个当做奖品给他的,所以舔了也许不会生气。伸彦这样想着看老师的表情。

意外地,麻美子并没有看伸彦,只是好像很痛苦地闭上眼睛,做出在忍受的表情,使得伸彦感到奇怪。他是不是做出什么不对的事情,心里产生很大的不安。

老师是怎么回事呢?是在忍受我这种行为吗?是不是对我做这种事感到厌恶呢?……

伸彦对自己想要吸吮乳房的事感到可耻。可是,就在这时候麻美子闭着眼睛说。

「伸彦……,舔吧,舔老师的乳房吧。」

像天使般的声音进入伸彦的耳里时,几乎是反射性地,伸彦就把麻美子小小的乳房含在嘴里,然后就像品嚐味道式地吸吮。

「噢!……啊……」

伸彦清清楚楚听到老师发出甜美的哼声。这时候知道老师是在高兴,伸彦也高兴地心里开始砰砰跳。

用很长时间尽情地享受过一只乳房,就对另一只乳房也用很长时间品嚐。

不知道用多久的时间,但在这一段时间里从麻美子的嘴里露出好像是难为情地力好像在克制自己的声音。

伸彦这时候在心里想,如此幸福的时刻能永远持续下去就好了,甚至就这样死去也愿意。因为是和心目中的麻美子老师在一起,变成什么样都没有关係了。就是这个世界崩溃也不怕……。伸彦是认真地这样想,当伸彦再度抬起头看麻美子时,麻美子露出无比慈爱的笑容看着伸彦。很显然地,麻美子的眼睛已经湿润。仔细看在湿润而发出光泽的眼睛里隐藏着无比妖豔的媚力。

「伸彦……」

「是……」

「给老师脱光吧……」

「这样可以吗……?伸彦虽然犹豫一下,但马上开始行动。不过很慎重地,心里想着绝不能有错误,这样伸手向麻美子小小的白色内裤。手指拉到微微陷入柔软里的胶带部份,就轻轻向下拉。

心脏开始激烈跳动,几乎要爆炸的样子。简直不敢相信心脏会发出这样大的声音。伸彦也同时感觉山,自己的肉棒从来没有这样大过,而且也没过这样涨痛。不知道更兴奋时会变成什么样?

就在剎那间,内裤从下腹部滑下去。突然之间暴露出伸彦从来没有看过的耻毛。

那是无法比谕的光景,在雪白的肌肤上发出黑色光泽的阴毛紧紧贴在上面。长出的方式是沿着裂缝很柔软的样子,并不像外国的模特儿有藏密的硬毛。母亲的阴毛比麻美子多了很多,而且像毛刷,可是老师的耻毛很显然地不一样。

伸彦从来没有想过阴毛有什么不同,因此认为成年女性的阴毛都很多,所以看到麻美子的阴毛就觉得非常新鲜。原来幻想老师的耻毛就和老师的头髮一样丰满,而且还有攻击性的感觉,是雄伟的情景。

伸彦凝视着麻美子双腿之间,在耻毛之下看到老师的肉缝。心好像有几千斤重的石头压在上面。

伸彦把停留在大腿上的内裤,轻轻拉到脚跟,然后完全脱下来。

这样一来,老师真的变成光溜溜了,伸彦非常地感动。

心中无比仰慕的老师,现在真得在我的面前露出赤裸的身体。

那是多么美丽的肉体。布过去所看过的女人身体中,是最美丽的身体。老师的身体比想像的美丽一百倍,不,是美丽一百万倍!

麻美子老师把两条腿併在一起,又和刚才一样紧紧闭上眼睛,做出忍受什么事的表情,我现在该怎么办呢?伸彦想把这美丽的裸体像永远能画在自己的心上,他不敢贬动眼睛,因为他觉得一眨眼时,这个美丽的肉体就会消失。

这时候伸彦裤子里的东西痛苦地几乎要爆炸。

老师是睡了吗?现在该怎么做呢……?

伸彦还是想看看麻美子併拢的大腿深处,那里会是什么情形呢?伸彦几乎无法想像。还是像外国的女人一样,那里有一个很大的洞吗?

老师肯给我看那里吗?能把那样难为情的地方给我看吗?

伸彦也没有看过母亲的性器。自从手淫被母亲发现,和母亲有了肉体关係以后,母亲也绝对不肯让儿子看到那个地方,虽然不明白那是什么样的心理。

伸彦也没有想看亲生母亲性器的慾望,只知道那是能带给他快感的东西而已。从这个角度说,伸彦与母亲的关係,也许不能算男女之间愉快的性行为。

麻美子微微张开眼睛看着伸彦,伸彦露出困惑的表情,看着麻美子的耻毛,然后就像抚摸可爱的小动物的毛一样,在那里轻轻抚摸。

麻美子不由己得对这个好像很困惑的孤独少年产生爱意。这个孩子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进行,所以感到痛苦。这个孩子是想着耻毛掩盖下的部份,但不知该怎么做,如果我不给他许可,这个孩子也许永远停留在这个阶段……。

「伸彦……坐在地毯上。」

麻美子再度命令少年做出水狗的姿势,少年也完全服从。

麻美子就在少年的胸前,开始把合在一起的双腿慢慢分开。

伸彦的眼睛自然地被吸引到还没有看见的大腿深处。老师的大腿正在慢慢分开,分开到少年的脸能伸进去的程度。看到黑色的耻毛。然后看到纵方向的肉缝,也在这剎那,粉红色的裂缝映入少年的眼里,留下鲜明的印象。

这是老师的秘密!老师从来没有给别人看过的秘密,我现在看到了。

伸彦清楚地看到红色湿润的可爱两片小阴唇时,听到麻美子说话的声音。

「把脸靠过来看吧。 我做这样难为情的事,你还是第一个…… 你真是坏孩子,让我做出这样难为情的事……」

就好像被吸引过去似的,伸彦的脸接近麻美子大胆分开的双腿之间。真得很靠近,在距离几十公分的地方看到老师的阴唇。

现在的麻美子就像脱衣舞女一样,而伸彦就是坐在最前排的观众。当然伸彦没有看过脱衣舞,可是这种时候採取的态度,可能是属于男性的本能。而这时候麻美子以充满性感的动作,用自己的手指把自己最神秘的地方向左右分开,毫不保留地把肉洞里鲜明粉红色的部份露出来。

「这就是老师的…… 这是小阴唇,这是大的…… 还有也许你看不清楚,有排尿的洞,知道吗?…… 你是很用功的人,也许已经知道了…… 不过没有想过我会对你做性教育。」

麻美子露出妖豔的微笑看着少年少年的眼睛盯在阴唇上,已经没有动作,也没有眨眼。

他觉得这样的光景永远不会忘记,现在真的看到老师的秘密。而且是麻美子老师用自己的手指毫不保留地拉开给我看。真的会有这种事情吗?不敢相信会发生这种事情。但事实上发生了,原来老师偷偷地藏着这样美丽的东西。在那恼人的雪白皮肤上穿着性感的裤袜,穿着高跟鞋,在学校的教室做出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上课。对我来说,还有比这更光荣的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