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5/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5/10]


「让我向你表示道歉吧。」

麻美子这样子一面说,一面解开英隆身上睡衣的腰带。

「这……这是干什么?」

看到麻美子的动作,狼狈的英隆发出惊讶的叫声。当然麻美子不会理会英隆的样子,继续做下去。把大衣式的睡衣前摆撩开,露出病人用的裤子。

这时候的英隆还没有发觉麻美子充满慈爱行为的意义,只是本能地尽最大努力想逃避。可是在手脚上有悲剧性的石膏包围,一动会剧痛,所以只好发出杀杀般的叫声。

「你不要这样嘛,马上让你感到舒服的……你不能乱动呀!」

麻美子柔软但冰凉的手轻轻放在英隆的下腹部上,开始充满性感的动作。被麻美子踢得到处留下瘀血的腹部或胸上,麻美子的手像淫靡的魔法一样不停地抚摸。

英隆发现麻美子没有害他的意思,多少有一点放心。偶尔还陶陶然地闭上眼睛,做出追寻快感的表情。

「对,就是这样,放心地把一切交给我,我不会再粗暴了。」

催眠术师麻美子用言语使英隆放心,一方面手指慢慢伸向股间,从睡裤上面开始摸弄下面的东西。

摸到耻毛的粗糙感,那是证明他已经有成年人的身体。

「噢……不行……不行啊。」

英隆以悲惨的声音用没有上石膏的手试图抵抗。但几乎没有一点意义。麻美子很快地解开睡裤的带子,让英隆的那个东西完全暴露出来。

「妳干什么!啊……痛啊!」

就好像受拷打一样,英隆感到绝望。就在麻美子的手指握住软绵绵的阴茎时,英隆很快感觉出那个东西在自己身体上是多么重要。而且当她的手指开始有韵律地抚摸时,他知道任何抵抗都毫无作用。

「对一个孩子的小鸡鸡而言,这东西还真雄伟。原来就是这个东西害得几个女人痛哭。看,慢慢大起来了。很雄壮呀,你要保持轻鬆的心情。」

英隆的东西完全背叛他自己的意愿,开始充血,而且这时候好像全身的疼痛也减少许多。

「好棒!愈来愈大了,这东西不像高中生的,还不停地脉动呢。」

完全已经挺立的肉棒,麻美子巧妙使用左右手不停抚摸。

「啊……呜……」

看到英隆因为极大的快感发出声音,麻美子就对阴茎加紧攻击。

「没有关係,你可以射在老师的手里。你可以藉老师的手得到最大的快乐。」

「啊……老师……要射了……啊!」

连续三次的喷射,大量的精液向水池一样地留在麻美子的手掌里。

麻美子对自己手掌里的精液看一会儿,然后突然把骯髒的手抹在英隆的脸上。

「哇,这是什么!……不行,啊!」

麻美子对英隆像痴呆一样张开嘴还在享受快感余韵的嘴里,把沾满精液的手指插进去,让他舔。在眼睛和嘴里涂满自己本身的精液,英隆的身体是动一下都不可能的。

「自己弄出来的东西要自己整理,自己的东西有什么味道呢?」

英隆以屈辱和憎恨的眼光看麻美子,但一点办法也没有。 

麻美子整理一下服装,看手錶轻轻说。 

「啊,该去照顾我丈夫了。」

準备出去时,在麻美子的脑海里产生残忍的主意。使她忍不住要实行这件事,麻美子找到捆绑旧报纸或杂誌的尼龙绳。

拿尼龙绳把英隆垂头丧气的阴茎绑起来。麻美子竟然拉着绑在龟头上的尼龙绳走出病房的门。

「这是干什么?……求求妳!不要这样!」

麻美子在远处听到英隆绝望的惨叫声,但她无法放弃自己的企图。

稍许开开房门,把栓住阴茎的绳端绑在门把手上,然后关上房门。病房的门是向外开的,所以有人来开门时,英隆可怜的阴茎就会连床一起被拉动了。

麻美子向丈夫的病房走去。从走廊弯过去遇到英隆的母亲正走向儿子的病房。

英隆的母亲没有发现麻美子,而麻美子向她的背影报以无比开朗的笑容。

觉得在很远的地方听到少年发出的惨叫声。

「为什么记不住这样简单的东西!」

刚听到麻美子的骂声时,伸彦的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规规矩矩坐在那里的伸彦,只好低头表示道歉。

「卧薪嚐胆、 四面楚歌、捲土重来、吴越同舟…… 这种成语在考试时一定会考的,所以我说过你死背也得记住的……。这种东西不是讲什么道理,是在知道不知道,成语的意思已经告诉过你的。」

对麻美子毫不留情的责备,伸彦只有点头的份,同时也疲倦到极点。因为正襟危坐他的长腿已经开始发麻,更使他痛苦的就是今晚麻美子穿上色彩鲜艳的迷你裙。因为穿着迷你裙坐在地毯上,从膝盖到大腿根的曲线完全暴露出来,低下头的伸彦不知道眼睛该看什么地方。

「你在看哪里?」

好像看穿伸彦的心事,麻美子的声音突然冲进他的耳里。

「没有……没有……」

「你正在用功时,是不是想到淫蕩的事?」

「没有……」

确实,伸彦是看着迷你裙的麻美子光滑而性感的腿。可是,心里想,妳不要我看也会看到,有什么办法,有这样不服气的心情。

可是,不说那一些,今天的麻美子老师为什么这样漂亮……,几乎要让伸彦叹气了。浅绿色的迷你裙和白色的裤袜,几乎能看到乳罩的薄衬衫。胸部隆起,几乎衬衫的钮扣脱落,对这样的姿态能在身边看到,对伸彦的眼睛确实造成莫大伤害。

突然,麻美子的手伸向伸彦的股间,就在那里用力抓一把。

原来伸彦的东西在那里已经硬挺起来了。

「在用功时怎么会硬起来,在你裤子的里面!」

伸彦的狼狈情形真是惨不忍赌,和女教师在做功课时,竟然使阳具硬起来,而且还被发现。

麻美子看到伸彦的样子,深深感到这个少年很可爱。可是愈觉得可爱就愈想欺负他。

「伸彦……」

「是……」

「你喜欢老师吗?」

伸彦的脸立刻红起又低下头,然后露出很难为情的样子点头。

「想摸老师的身体吗?」

「嗯……」

「怎么可以说嗯!」

「是……」

麻美子在地毯上改变姿势,使大腿更大胆地从裙子里露出来,这是? 在挑逗他。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呢?老师会做出这样好色的事情吗…… 伸彦觉得头昏目眩。这样看了,会不会得到报应使双眼瞎了呢?这不是梦,是事实吗……?

在几乎能看到大腿根最深处的地方,麻美子的动作停止了。以为能看老师的内裤,伸彦吞下口水等待那剎那的来临。

「你可以看,可是绝对不能摸。」

这样说过之后,麻美子又一点点地撩起裙子。这样伸彦终于看到大腿根深处的三角形充满性感的东西。

那是老师的内裤!

这种情形对伸彦而言,好像是痛苦一样的欢喜。

麻美子继续把裙子向上拉,将性感的肢体暴露在伸彦面前。

看到睁大火热的眼睛凝视自己大腿的少年,麻美子产生自己有如神圣妓女的心情。只为这样的事就能高兴的少年,使她感到很可爱。

就好像拿走饵一样地,麻美子把裙子拉下来,所以伸彦的眼睛所获得的快乐,剎那间中断了。麻美子站起来,在少年的面前夸大的显示她美妙的身材后,对他说。

「替我脱下裤袜吧。」

我?……我脱老师的裤袜?用什么办法脱呢……?

对伸彦来说,这是做梦也想不到的命令。

伸彦惊讶一阵后,抬头看像女生一样君临在面前的麻美子老师美丽的脸。

「手要伸进裙子里,慢慢地脱吧。但要温柔……」

喉咙里已经乾乾的,吞下口水时感到刺痛。伸彦下决心伸出手,让双手从麻美子的裙子两端进去。

他的双手在微微颤抖,可是伸彦无法克制。但是好奇心也愈来愈强,整个身体向前挪动。

老师的大腿很热。少年的手指在穿着裤袜的光滑皮肤上慢慢向上移动,终于到达终点。然后找到边缘就开始慢慢从刚才来的路回去。

伸彦觉得现在是在剥麻美子老师的皮肤。在裙子下,也碰到内裤,可是老师没有说可以脱掉,所以伸彦只是慎重地仅拉下裤袜。

从大腿到膝盖,然后到小腿到脚踝。这时候的裤袜像蝴蝶的尸体或昆虫的翅膀。

伸彦费尽很大的力量才使裤袜脱离麻美子的脚,完成一次工作。

「谢谢。现在我们做更好玩的事吧。」

伸彦的手还没有放开从麻美子身上拉下来的裤袜。

「你仰卧在那里吧。对,要笔直地向上看。」

因为伸彦的股间挺起,不得不用双手採取保护那里的姿势。同时在心里想,老师要什么呢?

麻美子来到伸彦的头前方,然后低头看着他向前走,这样来到伸彦的脸的耳下方时,分开腿站立,裙子里的情形完全看见了。

「能看见吗?」

这还要问吗?内裤的形状以及刻画在伸彦的眼底。那个短裤几乎会感到痛一样地陷入肉里,包住丰满的肉体,而且因为高开叉的关係,未想完全包住肉骨,部份陷入屁股沟里的样子看的一清二楚。

「伸彦,你这种样子就好像是色情狂少年。」

麻美子淫蕩地扭动着屁股,取笑伸彦。

麻美子更撩起裙子,也更分开双腿后问道。

「伸彦……你想要怎么样?……这种事情不要做了吧。」

对她苛薄的话,伸彦只有拼命摇头恳求,恳求继续做下去。

「你一直把手盖在小鸡鸡上,是痛吗?会不会在裤子里感到痛呢?放它出来好不好……」

「不……不用了。」

伸彦难为情地这样回答时,立刻听到麻美子斥责的声音。

「拿出你的小鸡鸡来!这是命令,快一点!」

伸彦现在已经变成麻美子的奴隶了。只好望着自己脸上的麻美子,鬆开裤腰带,把裤子和内裤一次拉下去。出现的是白色的包皮和粉红色的龟头,显得很可爱的样子,而且又像难为情地勃起。

麻美子对那个勃起的东西感到很可爱,几乎想吃掉,也想含在嘴里吸吮,可是勉强克制住这样的冲动慾望。

「你自己弄吧。」

剎那间,伸彦不知道麻美子的话是什么意思。

「你用自己的手弄出来给我看吧,你是手淫的吧。」

伸彦就好像要把头上的东西甩掉一样地,摇头否定。十六岁的少年还没有过手淫,使麻美子感到很意外。麻美子突然转过身体,和伸彦面对面后就蹲下来。等于是她坐在少年的脸上。

鼻子和嘴在内裤下压扁,伸彦痛苦地皱起眉头抵抗。

「真的没有手淫过吗?」

伸彦又一次摇头。

「有过吧?为什么不对我说真话?」

「不可以手淫的,不能的……」

「为什么?」

「因为妈妈……」

「妈妈说不可以手淫吗?」

「不是的……」

「那是什么意思?」

「是……妈妈给我弄的。」

麻美子惊讶得几乎要大叫出来。难以相信的怪事还是存在,而且发生在这个少年的身上……。

可是麻美子对伸彦的话又奇妙地感到同意。因为她觉得伸彦的妈妈是很可能做出这种事。麻美子对于母亲给他手淫,又和母亲性交的少年,感到很大的哀痛,然后想,从那个母亲手里抢走伸彦。

「老师……好难过……」

伸彦在麻美子的内裤下痛苦地求救。麻美子慢慢抬起屁股看着伸彦的脸,然后用手轻轻抚摸充满少年韵味的美丽嘴唇、鼻樑和脸蛋。

「你和亲生的母亲那样做,认为是对的吗?」

「不……」

「那么是为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

「是因为你妈妈给你弄得很舒服,你无法逃避!」

在伸彦心里好像突然产生激烈感情,他突然大声喊叫。

「老师!我比妈妈更喜欢老师…… 因为喜欢老师,所以想忍耐, 可是我办不到。妈妈来到我房里……我就逃不了。所以……所以……」

喊叫声变成哭泣。麻美子温柔地抱起伸彦。伸彦不久就好像对自己的行为感到难为情的,镇静下来说。

「请老师不要讨厌我……」

就好像这样做是当然的,麻美子也躺在伸彦的旁边,伸手到他的下体开始抚摸阴茎。虽然这是莫大幸福的一刻,但他已经快到极限。

麻美子的手轻轻摸到肉棒,只是轻轻上下刺激三、四次,伸彦的身体就挺直而射精。

当麻美子的手里接到火热的液体时,几乎可以说她已经完全爱上少年了。在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热的东西吗?对射出如此炎热液体的少年,麻美子感到莫大的爱意。

用卫生纸擦乾净手,麻美子又仔细地擦拭伸彦的身体。这时候发现,伸彦的肉棒已经开始恢复精神,而且立刻勃起。

「伸彦,你真了不起。」

「我每次看到老师,就会变成这样的。」

「真是好色的孩子。」

伸彦感到难为情,急忙想穿上裤子时,麻美子用手阻止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