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地址 http://299dd.com/ | 请使用 Ctrl+D 快速收藏本站! | 获取地址邮箱:avhhh@mail.com

您的位置: 首页  »  校园春色  »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1/10]

女教师的个人授业 [1/10]

花园麻美子早晨六点整更过来。

她直接走进浴室,打开热水淋浴,用沐浴精从脸上洗到胸部、腹部到腿。睡意完全消失,身体开始有热度时,改为冷水浴使全身的肌肉缩紧。是一丝不挂的裸体。身高 165公分的修长身材,形成美丽的曲线。

打开衣柜以迅速的动作选出衣服与内衣。

将答案纸、参考书、资料、推理小说的原文书等放在皮包里,麻美子才坐在餐厅拿出香烟点燃。吸二、三口就立刻熄灭,在白色的滤嘴上留下鲜艳的口红。

花园麻美子以时速八十公里开着爱车保时捷九一一。

和到处是信号灯的市内不同,不阻车的郊外是开车最愉快的路。

终于遇到一个红灯时,麻美子看到走过斑马线的少年,反射性地按响喇叭。

「尾崎君!你不是尾崎君吗?」

少年剎那间露出疑惑的表情,但立刻又变成难以相信的表情看着麻美子和保时捷。

「上车吧,我送你去。」

少年正是麻美子班上的学生,名字叫尾崎仲彦。

「早安,繫上安全带,我要开车了!」

刚说完话,麻美子的保时捷就发出很大的引擎声猛向前冲,简直就像一只金属的野兽。

「要快一点,不然会迟到的。尾崎君,你平时是骑脚踏车上学吧?」

「轮胎破了……』

「噢。老师遇到你,你才不会迟到的呢,不然你就要素搭公车,然后步行到学校。」

「是……谢谢老师。」

麻美子和伸彦到达学校是铃响前的三分钟。

麻美子挺直腰背走向教职员室。上课铃声马上就要响了。第一节课就是伸彦那个班上的英语。

开始上课后麻美子立刻要求全班的学生把上週交给他们的作业纸放在课桌上。然后要他们收起笔记本的字典,她的声音是冷静的清晰。

麻美子拿出一叠卡片,就在这那,全班的学生都陷入紧张里。

麻美子手里的卡片很像扑克牌,那是麻美子自己做的,每一张写着学生的名字。

麻美子以熟练的动作整理,像扑克牌的洗牌一样。然后从卡片中抽出一张,唸上面的名字。

被叫到姓名的学生反射性地站起,等待麻美子的话,就像等待判刑的罪犯。

学生们一个一个站起来,受到问题的攻击中,伸彦还没有被叫到名字。一半是恐惧,一半是无力感地辖出去,使得伸彦麻美能儘快叫到他的名字。反正他是答不出来,然后受到老师的叱责,所以伸彦产生辖出去的感觉,他没有做预习也没有做複习。

伸彦把白色的作业薄子翻过来用原子笔做麻美子全身的素描。

伸彦一面画一面觉得自己又有一点神往了。如高跟鞋里的脚尖是什么样子?裤袜包住的美丽的大腿的上面是什么样子?旗袍裙里的屁股是什么样子……?

就在这时候听到下课的铃声响了。

伸彦偶尔抬起头,麻美子站在他的面前,伸彦的心脏剎那间紧张起来。

「尾崎君,等一下到教职员室来。」

麻美子拿起伸彦的『作品』,用稍许带刺的声音说。

从此以后的伸彦完全陷入痴呆状态。被叫去教职员室固然是打击,但自己画那种卑徥的画,被麻美子本人发现,对他造成更大的冲击。

会有什么样的处罚要加在他的身上,伸彦已经想得很疲倦,迷迷糊糊地推开教职员室的门。在教职员室内的中央部份,有一处要开花的一样明亮的地方,花园麻美子就在那里。

伸彦走过去时,麻美子抬头看少年的眼神。

「我正在等你,你跟我来。」

麻美子去上二楼,推开图书室的门。图书室里有几十名学生看书,或把头靠在一起高量什么事。可是麻美子把伸彦带进去的是禁止学生们进入的教职员专用资料库。

「尾崎君,我要你帮忙整理这些书,可以吗?」

伸彦在脚底下看到大纸箱里装着洋文书。

原来是这种事……。伸彦好像自己的身体变成软绵绵的不再紧张了。麻美子老师没有骂他,也没有告诉校长或母亲,叫他来只是为帮忙整理资料,伸彦几乎要手舞足蹈。

「对你涂鸭的处罚,命令你整理书,所以要好好工作。」

大概整理二十分钟,伸彦开始出汗,可是麻美子看到这种情形也不想过来帮忙。

当伸彦拿起最后一本书时,麻美子突然阻止。

「有人来了!」

在门口那边听到卡嚓一声,确实感到有什么人进来的动静,而且还是两个人。麻美子反射性地弯下身体,拉伸彦的手悄悄向里面逃走。在一堆纸箱后面,麻美子和伸彦身体靠在一起躲藏。那里勉强能成为进来者看不到的死角。

「在这里可以谈了吧?」

清楚地听到年轻女人的声音。麻美子立刻知道那是谁的声音,是音乐教师松本铃代。

她来资料库做什么呢?一起来的人是谁呢?

「有什么事吗,把我拉到这种地方来,究竟要说什么!」

那是三年级的川岛英隆。川岛是在三年级的学生中成绩最好的学生。

「我在昨天的电话里不是说过吗?我怀孕了, 怎么办?是你的孩子…… 可以生下来吗?」

二十四岁的音乐教师和十八岁的男孩发生关係,女教师又怀孕了。两个人为了要不要打胎发生争执……。

在只有三、四公尺的地方站着铃代和川凶。从书架的缝隙看得很清楚。现在的麻美子和伸彦只好静悄悄地等下去。

我和老师发生这样的关係,听说有了孩子……觉得很糟。」

铃代已经开始哭泣。

「老师,不要哭嘛。 我一定会考上大学…… 我上大学后,一定和妳结婚。会带妳去见父母……我现在还不想做爸爸。」

英隆一面性生张烈肉慾的冲动,一面思考如何和铃代断绝关係。

铃代和英隆是半年前发生性关係。英隆班上的几个同学热衷于保龄球。他们比赛时请音乐教师铃代参加。

打完保龄球回来时刚好和英隆两个人,铃代就邀他到自己的公寓。

不懂事故的音乐教师,在班上最优季的英隆要求下,把自己的身体给了他。一旦有关係后,随时都能吃到铃代的肉体。

铃代相信的是爱情,而英隆是贪婪有期限的快乐。

英隆把铃代的身体压在灰尘很多的世界大百科字典的书架上,不停地抚摸女人的肉体。

用力拉下裤袜时,又去拉下面薄薄的内裤。铃代的内衣都拉到膝盖以下,停在那里。英隆是把女人的下衣拉下去了,可是看来好像不知道该怎么进行,露出困惑的样子。

「给我脱下一条腿的。」

铃代用难为情的声音悄悄说。英隆抬起铃代的一条腿,先取下高跟鞋,然后很费劲地才脱下内裤。这样一来就能交媾了。

「老师……站着弄我还是头一次。」

英隆的家伙在游泳裤里已经膨胀得快要爆炸。他很慎重地把那怒挺的肉棒放到外面来,对于一个高中生来说,他的肉茎是相当了不起的。

「英隆……来……来吧!」

铃代这样一面喘气一面说时,英隆就抬起因兴夺而颤抖的一条大腿,硬邦肉棒立刻从下面碰到铃代的祕处。

两个人站着使身体连在一起时,矮小的铃代受到英隆肉棒的上挺,几乎使另一只脚也要离开地面。每一次从下面挺上来时,张烈的性感一直袭击到脑顶。几乎无法忍受自己不发出声音。

「啊!英隆,抱紧我。」

英隆不顾一切地扭动自己的腰,使铃代发出更淫秽的声音。他从来没有看过铃代会变成如此淫蕩,同时对铃代的肉体也发现有很大的魅力。

从开始性交的两个人那里虽然成为死角,麻美子和伸彦知道他们已经陷入非常严重的状态。麻美子和伸彦是距离性行为中的两个人距离不到几公尺,躲在堆起来的纸箱后面,他们是身体紧紧在一起站在那里。

伸彦对有生以来第一次目睹别人的性交,感到强烈的兴夺,自己股间膨胀到痛的程度。

在这样身体紧靠在一起的情形下,怎么样才能不让麻美子老师发觉他的肉棒已经膨胀呢?……伸彦几乎不敢想像被麻美子老师发现的后果。

老师的身体动了一下。啊!真糟,伸彦拼命地使自己的腰部向后退,企图使股间的硬东西也能向后退。

好险,大概还没有被老师发觉……。

就在伸彦想舒一口气时,这一次产生几乎心脏要爆炸的冲击。那是后背对着他的麻美子老师的手,悄悄转到后面,从裤子上用力抓住伸彦在股间勃起的东西!

天气晴朗的星期天,花园麻美子去探望正在住院中心的丈夫庆一郎。庆一郎三十五岁。

喝过酒开车的庆一郎,深夜在高速道路撞上护栏,双腿不止折断,而且骨头粉碎,头上也缝了十二针。

庆一郎的病房本来是双人房,但不久前同房的病入出院,现在等于是单人房。从病房很大的窗户射进来明亮的阳光。

麻美子去到丈夫的身边温柔地拥抱还有绷带的头,在丈夫的脸上亲吻。

「希望你早一点康复。」

吃完饭后,麻美子泡好热茶自己也喝。然然麻美子就开始自丈夫从住院以后一直都做的工作。那就是洗脸盆里装温水,用毛巾擦拭丈夫的身体。

已经看习惯的东西软绵绵地垂在那里。麻美子细嫩的手指抬起垂下的阳具。扶着不安定的肉棒,麻美子仔细清洁龟头,睪丸和背面以及肛门都仔细地以充满爱情的手擦拭。

庆一郎任由麻美子擦自己的下半身,同时轻轻说。

「已经多久没有和妳性交了?」

「八个月。」

「真对不起妳……」

麻美子为避免碰到石膏,很小心地坐在床边,再度用手指拿起庆一郎柔软的阳具,把脸轻轻靠过去,放在嘴里。这样的做法已经成为麻美子的习惯,擦拭过丈夫的行体后,每一次都把不能勃起的阳具含在嘴里。

「不要这样弄了,反正是没有用的。」

在自尊心完全遭致破坏心前,庆一郎对吹萧的麻美子说。麻美子稍许抬起湿润的眼光看丈夫的表情。

「硬不起来也没有关係,你不要在意。」

「我想看妳的身体。」

「什么?」

「我想看妳的裸体。我的老二已经没有用,但心里却非常有强烈慾望。我不想忘记妳的身体……」

「可是,在这里……」

「不会有人来的,护士小姐也刚刚来过。」

「你要我怎么办呢?」

「妳脱衣服呢。」

这一天麻美子是穿浅绿色的洋装,是前面有钮扣,只要解开胸前的几颗钮扣就能脱下衣服,麻美子慢慢解开钮扣。

在白色的衬裙下,隐隐约约地看到丰满的乳房。麻美子并没有戴乳罩。她的下半身是高开叉的内裤和黑色裤袜以及深绿色的高跟鞋。

「只脱下面吧。」

麻美子很顺从地就在丈夫的面前脱下裤袜的内裤。

左白的大腿发出光泽几乎令人觉得耀眼,衬裙像电梯一样缓慢上升。丰满的大腿靠在一起,和下腹部交叉成Y字型的部份完全暴露出来。那里有浅浅的一层阴毛在装饰维纳斯的山丘。

麻美子在暴露下半身的情形下停止活动,觉得很难为情,又不敢从正面看丈夫的脸,在夫妻间这样做脱衣舞般的动作还是头一次。

「到床上来。」

「在这里吗?」

「对,然后趴下,把妳的屁股对正我的脸。」

麻美子很小心地上床,摆出丈夫命令的姿势。那是俗称69的姿势。 

双丘的中心部份分开,麻美子的性器完全暴露在丈夫的面前,开始湿润的秘处,以及粉红色的肛门都……。

庆一郎慢慢抬头,在那有令他怀念香味的秘处用舌头舔过去。在病房里响起淫蕩的声音,同时也从麻美子的嘴里发出哼声。

尾崎伸彦被母亲严禁手淫。这是因为半年前伸彦在手淫时被母亲良江发现。

伸彦喜欢的是成熟的女人。出现在日本的电视或电影里的女人他都不喜欢。记得有一次看一部叫『葛洛莉亚』的电影,几乎要射精使自己都感到惊讶。看到不断换美丽的服装,同时开枪的漂亮女人,使他感到异常的兴夺。所以到录影带出租店租来看,手淫好几次。

有一天,他正在做这种不能让人看到的行为时却被母亲发现。他不会忘记那是秋天的一个夜晚,从半夜突然下起大雨,雨声使他没有听到母亲走进来的声音。

这一天父亲是第十七次到曼谷出差。伸彦的父亲是在日本最大的贸易公司担任开发亚洲地区工作的经理职务,是很重要的工作。母亲可能因为经常出差的丈夫,可能有好多夜晚无法睡眠,大概是想到儿子还没有睡,无意中想过来看一看。

伸彦发觉母亲进来后以为会受到斥责,就上床紧靠在先子的后背躺下。伸彦的身体抽搐一下。

「什么时候开始的?」

伸彦还无法了解为什么会不正常的原因,但手淫对每次都产生罪恶感也是事实,心理也话得不该做这种事。

「经常手淫会变成变态,没有一个母亲看到儿子这样做会高兴的。」

「到你这样的年龄时,有性慾是当然的……但不能自己这样做。以后妈妈会给你帮助。」

伸彦没有立刻能理解妈妈在说什么,帮忙是什么意思呢?

正在开始想这件事时,身体产生一种特殊的感觉,原来是母亲的手从伸彦的背后移到裤前隆起的部份,而且在那里温柔地抚摸。

「要听妈妈的,知道吗?」

良江稍许抬起身体,用双手拉下伸彦的长裤和内裤。

良江一面摸着儿子挺直的肉棒,对儿子的成长感到惊讶。想到和父亲的东西一模一样……,心里突然产生奇妙的感情。这个孩子和丈夫有相同的性器。这个孩子就是我的丈夫。我摸到孩子的性器,就等于摸到丈夫的……。产生这样的错觉。